金刚经全文网
金刚经全文网
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
主页/ 冯培德/ 文章正文

荔枝龙眼核

导读:记得儿时在广州听过一则流传很广的佛教小故事,大意说:有一位目不识丁的贫穷老妇,佣工为生。来到一家新雇主宅中侍候一位少奶奶。那位女主人天天在静室内诵经念佛,叫老妇人侍候茶水上供。  老妇看见女主人念佛,心生羡慕,也很想学学念怫。但是不识字,不能读经;就恳求女主人教她。  “少奶奶,您也教教我念念佛、念念经吧,好叫我也修修来生。”  少奶说:“你又老,又愚蠢,又笨,...

  记得儿时在广州听过一则流传很广的佛教小故事,大意说:

  有一位目不识丁的贫穷老妇,佣工为生。来到一家新雇主宅中侍候一位少奶奶。那位女主人天天在静室内诵经念佛,叫老妇人侍候茶水上供。

  老妇看见女主人念佛,心生羡慕,也很想学学念怫。但是不识字,不能读经;就恳求女主人教她。

  “少奶奶,您也教教我念念佛、念念经吧,好叫我也修修来生。”

  少奶说:“你又老,又愚蠢,又笨,又不认得字,叫我怎么教得了你呢?佛经都是很深奥的呀!连我也不懂呀!”

  老妇说:“少奶奶好歹就教我几句,让我念念。”

  少奶奶说:“念佛是那么容易随便的吗?得沐浴、 焚香,诚心才可以念的;不然是不灵的。像你这样子,又脏,又不恭敬,你念什么佛?”

  老妇说:“少奶奶!您行行好,就教我一句罢。我就光会念一句观音菩萨,别的都不会;您就教我一句添着念吧。”

  少奶奶给老妇缠不过,心生厌恶。就说:“佛经佛号那么多,你叫我教你哪一句?

  “就教我听见您常念的那一句罢,南无什么的。”

  少奶奶平时常念大悲咒,开头一句是“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”。她心想,就是教了你,你也学不来的。她就不耐烦地说:

  “好吧,我教你这一句:‘南无荔枝龙眼核!’你去自家念个够吧,别再来烦我。”

  老妇如获至宝。她不识字,也无智识;不知道巳被少奶奶所愚。从此她天天日日无时不诚心念着这一句:“观音菩萨,南无荔枝龙眼核”,她每天不知念上几千几万遍。

  老妇有一个儿子,是个飘洋越海的水手。老妇心中惦念儿子,她日夜念着那句“南无荔枝龙眼核”,祈求菩萨保佑她儿子平安。

  她十分虔诚祷念,她误以为那一句真的是佛号。她无时不祷念着“观音菩萨,南无荔枝龙眼核”。

  后来,老妇的儿子在一次航海途中,遇到暴风雨,船沉了;全船的人都葬身波涛之中。他落在海中,载浮载沉,自忖必无生望。不料不知从何处飘来了一大批荔枝核和龙眼核,堆积成筏,把他托住,得免溺毙。

  儿子被果核载着,在汪洋中飘流了多日,终于遇救,平安回到家中。

  老妇起先听闻耗讯,只闻儿子与全船水手都葬身鱼腹。她正在哀恸,却见到儿子安然返来,不禁喜出望外。

  “儿啊!”老妇哭道:都说你们全船水手都没了,你却又怎得归来?”

\

  儿子说:“风浪险恶;自忖必死,却不知道何处飘来 一大批荔枝核和龙眼核,把儿身托住,得以不死。”

  “什么?荔枝核和龙眼核?”

  “是的,好大的一批,成座山似的—成座小岛一般,都是荔枝核和龙眼核;成千成万,从来没见过那么多。”

  “这可真是菩萨保佑了!”老妇说:“儿呀!你可知,为娘日夜都念着佛呀!”

  这则故事来源难以稽考。可能洐变自佛教的一些小经,也可能确有其事。广东盛产荔枝和桂圆,称桂圆为龙眼;这两种果子的果核都是轻易浮水的。不过那么大批的果核在海中聚在一起,很多人都认为难以置信。我也心想它不过是寓言而巳。

  几年前我在南加州拉贡那海滩。偶然散步至荒僻海边悬崖下,看见怒涛澎湃,猛扑崖下,卷来大批海带在滩边,积聚成丘。海水中飘着浊黄的海带,密如森林,摇曳不停。煞是奇观。

  当时心中忽然一动,不知怎么一来,忆及上面提及的小故事。心想,海带堆聚飘来巳是眼见的事实;但是荔枝核与桂圆核在海中堆聚恐怕不大可能吧?

  故事的寓意很明显,心诚则灵。这是佛教的浅白小故事,劝化一般世人的。故事并无谈及高深佛理,但是它多么富于教育意义呢?世人并非个个都是上根,能够领悟高深佛理。可是,就是中根或钝根,只要至诚信佛念佛,也可以获得佛佑呀。甚至于念佛不够准确,也不要紧;最重要的还是诚心。当然,最好是到寺里去,向法师学习正确的念法。

  我当时心中这样想着,眼睛仍然望着海中波涛。我看见外面波浪上面飘浮着一团一团的褐色小小东西──蠕蠕而动的,不知道是什么?它们引起我的好奇。

  我伫立观察良久,仍然分辨不出它是什么?我走到水边,等待它们飘来;当它接近岸边之时,我才看得清楚;它们都是一些荔枝核!

  我大吃—惊!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捞起几粒细看 ,一点也不锗,都是鸡心形的荔枝果核。那波浪中,一团团、一堆堆,恐怕也有几千粒这样的荔枝核,伴着垃圾杂物而至。

  这些荔枝核从何而至?我百思不得解。从太平洋水流方向判断,它们可能是从东方热带地区飘来的。它们像是广东名种“桂味”荔枝,与墨西哥所产的不同。

  我呆视这些荔枝核,久久不去,心中感动,莫非这也是佛的一种启示来释我心中之疑?佛力有许多不可思议;可能这也是一点不可思议的点化吧?

  至少,我从今不敢再说:“那有那么多荔枝龙眼核会在海中聚成一团而飘浮?”

  至于那一则小故事,传播既久,难免不无讹误出入;但那又有什么重要呢?